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這是一個怎樣的黑社會

——一個浪子重獲新生的經歷
遼寧省 小強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跟隨全能神的基督徒,是全能神的看顧保守使我活到了今天,是全能神的話語改變了我的人生,使我改邪歸正走上了人生正道,也使我有了人生目標,知道如何做人,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知道了善與惡、真與假、正義與非正義、光明與黑暗的區別,明白了什麼是真理,什麼是邪說謬論,什麼是弄虛作假、顛倒黑白,更看透了人世間的醜態、社會的黑暗、人心的險惡。因著信全能神,我得的太多了,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是在2001年接受的全能神新工作。在信神之前,我是一個滿身惡習的人,吃喝嫖賭、打仗鬥毆、誰也不服,我的人生法則就是「天老大,我老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是黑社會大哥,你幹我,我也幹你,你是大老闆,我是小老闆,你吃啥,我也吃啥」。
我16歲輟學,父親給我開了個飯店,我就在社會上混,就開始打仗鬥毆。19歲當兵,復原後,在公安局開車。在此期間局長讓我們開車給區長、市長送禮。我父親是個正直的老公安幹警,當時辦公室主任跟我說送禮這事不要跟父親說,剩下的東西給我一份。回家後,我把這事告訴了父母,父親非常氣憤,就罵他們。父親說:「咱不幹了,咱不伺候那些混蛋!」後來我開始經商,從一個生意發展成兩個,後來又開練歌廳。錢掙得多了,自然脾氣越來越大,有錢就變態,天天喝酒打仗,在酒店賭博,吃搖頭丸,吸大麻,最後跟別人鬥毆,大動脈差半毫米就被砍斷,差點被砍死,最後敗壞到頂峰,洗桑拿、住賓館、泡練歌房,整天吃喝玩樂、醉生夢死。這些就是我那時的日常生活,白天掙錢,晚上揮霍。當時我與妻子經常打仗,拿刀把家裡的東西都打爛,包括所有家具及家裡的大玻璃。在這期間,我從小最好的把兄弟跟黑社會老大毆鬥,把黑社會老大砸死,最後被判了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但我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照舊奢侈糜爛。
我當兵時得了胰腺炎,後來轉變成慢性胰腺炎,住院期間主任醫生告訴我如果再喝酒就要成為胰腺壞死,我還有心臟病、闌尾炎,肚子疼時成宿睡不著覺,生不如死。就這樣,惡習一樣也沒改掉,過後還是以往一樣的生活。俗話說「惡有惡報」,上次毆鬥時,我闌尾炎手術還沒出院就又被砍倒抬進醫院,大動脈差點被砍斷。後來我妻子說:「掙再多的錢有什麼用!命沒了要錢有什麼用!咱們跟媽信主吧!」我聽了覺得也對,我就和我媽、妻子去了教會信了耶穌。開始我還挺虔誠,每週末都去做禮拜,也聽道也奉獻,可我的脾氣惡習都未改變。
我母親在一次講道中講到現在出現一個「東方閃電」的教派,是假道,是黑社會,進去後就被割耳朵、打斷腿,很厲害,叫弟兄姊妹千萬別接觸,講了許多,資料也有很多。我聽後心想:黑社會我也不是沒見識過,我就不怕什麼黑社會,要是讓我遇上了就跟他們比量比量。後來有不少「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來我們這兒傳福音,我發現這些人都是些中年婦女、小姊妹,也不是什麼黑社會呀。後來終於看見一個「黑社會」,是個弟兄,騎個破自行車,頭戴大皮帽,我一看就樂了,這就是所謂的「黑社會」呀!我跟母親說:「你再別念那些資料了,我看來咱家這些人都挺好,你那麼對待人,連諷刺帶挖苦,給人白眼,人家也不打不罵,跟咱不一樣。」在這些人當中有的還是我家親戚,我都了解,什麼「黑社會」,純屬造謠。後來我母親被他們的真情和愛心感化,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開始,我母親怕走錯路,不讓我們接受,她自己先考察,後來母親仔細考察後,定真了是真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顯現,就讓我們全家都接受了。
基督徒讀神話
從那以後我們就開始讀全能神的話。從全能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的公義聖潔,神恨惡人的罪惡,同時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滿身的污穢邪惡,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就是撒但的化身、醜陋不堪,不配活在神面前。全能神的話語讓我產生了真正的敬畏之心,知道了自己敗壞的根源,有了變化的路途,這是我在信耶穌時根本不明白、更達不到的。全能神的話語顯出了威力,兩個月以後,我就把煙戒了,酒也不喝了,外地客戶來了,我也不敢去桑拿找小姐搞淫亂了,晚上不去賭博了,也不打仗罵人了,脾氣越來越好,更重要的是,這在原來認為根本不可能的事,如今卻變成了現實。家人看見我的變化,都高興得把榮耀歸給神,認識我的人也覺得不可思議,覺得我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一邊做生意,一邊敬拜神,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我的生活越來越正常,最後慢性胰腺炎也好了,到現在也沒復發,徹底好了。我並沒有求神醫治,但神卻祝福了我。我對神存著天大感恩的心,全能神不光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還賜給我真理教我如何做人,把全人類的奧祕向我打開,讓我知道天上地下的一切奧祕,我真不知該怎麼感謝讚美神!從此我立下誓言為神傳福音,把神拯救人的大好消息告訴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都接受神的拯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還報神的愛。
但當我們傳福音的時候,卻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遭到了大紅龍的百般追捕和殘酷迫害。有一次,我和弟兄被抓進監獄,大紅龍大冬天把我扒光,往身上澆涼水,與我一同進監的小弟兄被毒打。這時,我從心裡恨惡大紅龍,以前我走下坡路,在社會上無惡不作,它們還高看我,跟我稱兄道弟,真是社會上所說的「警匪一家」。如今我信全能神走正道、變好了,它們反倒逼迫、抓捕、毒打,把這些信神的人視若仇敵,要把你置於死地,大紅龍真是一夥惡魔!在這個社會裡,你越壞、越有錢有勢它越懼怕你,你越是好人,越老實忠厚它越欺壓你,越把你踩在腳底下。中國這個社會真是太黑暗了,大紅龍太邪惡了!現在網絡、報紙、電視都說全能神教會是邪教,什麼綁架、淫亂等等,這純粹是造謠,是對全能神的褻瀆!如果電視台說的是真的,我敢向上天發誓,讓我全家死光光,全家下地獄被火燒,萬劫不復,今生來世永不超生!它們昧著良心編造謊言敢向上天起誓嗎?全能神對人作高標準、嚴要求,他不允許人做一點違法亂紀的事,更不允許基督徒參與政治活動,只讓人認祖歸宗敬拜神,讓人追求真理、會分辨善惡達到性情變化,脫離撒但黑暗權勢,成為一個真正的人類,讓人都過上真正的幸福生活,這是神的心願,神對人沒有半點惡意,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自從我跟隨全能神以來的十多年間,我從沒罵過人、打過架,更沒有找過一個女人搞過一次淫亂。我們信神是為了敬拜神遠離惡,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我們怎麼可能去睡靈床、搞淫亂?如果那樣又何必來信神,在世界上不是隨便嗎?人再沒有人格也不能讓自己的母親、妻子去參加這種組織,除非是畜生!現在我們全家都信全能神,包括我父親——老公安,他說因為他看到了神的全能,只有真神才能把他兒子改變,使他死裡復活重新做人。我老父親在1995年被醫院判死刑,說是肺心病,還有萎縮性胃炎,又轉胃癌。他看到兒子的改變後也歸向了全能神,最後病得痊癒。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對我們一家的拯救。
全能神說:「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卻掌握著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著這個世界,掌握著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沒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脫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棄絕他的人類衰退滅亡。」「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大紅龍一貫打擊正義、扶持邪惡,它們編造謊言、栽贓陷害、無中生有褻瀆全能神,誹謗、論斷、定罪全能神教會,把真的說成假的,把假的說成真的,這些虛假宣傳讓我真正看到了它的本來面目,它們就是抵擋神的惡魔,是神的仇敵,注定被神毀滅。
我奉勸那些真正有人性、尋求真道的好人們,不要聽信大紅龍的謊言,不要再受它們蒙蔽,因聽信謊言和邪說謬論抵擋真神(全能神、老天爺)最後必定遭毀滅受懲罰,成為大紅龍的殉葬品,豈不枉活此生!我們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從來就不是信哪個人、哪個組織,而是看了全能神的話語,神話改變了我,所以我才認定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天下人間只有全能神是真神,他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同胞們,不要再猶豫,不要再徘徊,趕快接受全能神回到神的家中吧!全能神,人類的拯救者,他無時無刻不在等待著我們的歸來,阿們!

基督徒的經歷見證《我學會了正確對待人》


主人公是教會帶領,看到教會中的陳弟兄素質好,但性情狂妄,常常顯露自己,説話抬高自己、貶低别人,主人公提點了幾次也没見他有變化,就對他很反感,在弟兄姊妹中間論斷他,甚至想撤换他的本分。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主人公對自己狂妄、惡毒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認識,也找到了正確對待人的實行路途,感受到根據真理原則對待人才有公平,對人有益處。

2020年5月31日 星期日

每日神話 《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别》 選段161


在恩典時代,耶穌也説了不少話,也作了不少工作,他與以賽亞有什麽區别?他與但以理有什麽區别?他到底是不是先知?為什麽説他是基督?他們之間有什麽區别呢?同樣都是人,同樣都説話,而且話語在人看基本差不多,都是説話作工,舊約先知説預言,同樣耶穌也能説預言,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這就根據作工性質來區别,分辨這事你就不能看肉身性質怎麽樣,你也别看他所説的話到底是深還是淺,不管怎麽樣,你得先看他作的工作與這工作在人身上達到什麽果效。當時先知所説的預言不是供應人的生命的,諸如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這些人所得的那些默示只是預言,不是生命的道。當時如果没有耶和華直接啓示誰也作不了那工作,這是凡人達不到的,耶穌也説了許多話,但這些話是生命之道,人能從中找着實行的路。這就是説,其一,他能供應人的生命,因為耶穌就是生命;其二,他能把人的那些偏謬之處扭轉過來;其三,他能接替耶和華的工作來接續時代;其四,他能摸着人裏面的所需,知道人的缺少;其五,他能開展新時代結束舊時代。所以説,他是神,他是基督,不僅與以賽亞不一樣,而且與任何一個先知都不一樣。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拿以賽亞來對照,其一,他不能供應人的生命;其二,他不能開展時代,他是在耶和華的帶領下作工作,而不是開展新時代而作工作;其三,他自己所説的話他這個人自己達不到,是神的靈直接啓示的,别人聽完也都不明白。這幾條就可以證明他所説的話僅僅是預言,僅僅是代替耶和華作的一方面工作,但他不能完全代表耶和華,他是耶和華的僕人,是耶和華工作中的工具,他只是在律法時代以内作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範圍以内作工作,并没有超出律法時代作工。而耶穌作的工作就不一樣了,他超出了耶和華作工的範圍,他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現來作工,他作了釘十字架的工作來救贖全人類,就是説,他在耶和華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這就屬于開闢時代。還有一條,他能説一些人所達不到的話語,他作的工作是神經營中的工作,是關乎到全人類的工作,不是作幾個人的工作,也不是帶領有限的人而作工。至于神如何道成肉身成為人,或當時靈是怎麽啓示的,靈又是怎麽降在一個人身上來作工的,這些人看不着也摸不着,根本没法用這些事實來證明他是道成肉身的神,只能從人能接觸到的神的説話、作工來辨别,這才現實。因為靈的事你没法看見,只有神自己清清楚楚,道成的肉身也并不都知道,你只能從他所作的工作來定真。從他所作的工作來看,第一,他能開展時代,第二,他能供應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來,這就可以定準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碼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靈,從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見他身上有神的靈。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開闢新的時代,帶領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境地,就這幾條就可定準他是神自己,這就跟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那些大先知區别開了。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這些人都是知識高、文化高的一類人,他們都是耶和華帶領下的超凡的人。神所道成的肉身也有見識,也不缺乏理智,但他的人性特别正常,是普普通通的人,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他有什麽特殊的人性,也看不出他與衆有什麽不同的人性,一點不超然,一點不特殊,在他身上没有高的文化,没有高的知識,没有高的理論,他所談的生命、他所帶的路并不是藉着理論得出來的,不是藉着知識得出來的,不是藉着處世的經驗得出來的,也不是藉着家庭教養得出來的,都是靈直接作的工作,也就是道成的肉身作的工作。因人對神的觀念太大,尤其是人觀念中渺茫的成分太多,超然的東西太多,在人來看,行不出神迹奇事而且正常的有人性軟弱的神保證不是神,這不都是人錯謬的觀念嗎?神所道成的肉身若不是一個正常的人,怎麽能説成是道成的肉身呢?既是肉身就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若是超凡的人那就不是道成「肉身」了,為了證實他是肉身,所以,既道成肉身就必須是一個正常的肉身,這只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而那些先知與人子就不相同了,他們是有恩賜的被聖靈使用的人,他們的人性在人來看特别高,而且有許多超乎正常人性的表現,因此人都把他們當作神。現在你們都應該將這些事認識透亮,因為這是歷代以來所有人最為混淆的事,而且道成肉身是最奥秘的事,道成肉身的神是人最難接受的。我這樣説,有利于你們盡功用,也有利于你們對道成肉身的奥秘的了解,這些都是關于經營的事,就是關乎异象之類的事。你們明白這些,將更有利于你們對异象即經營工作的認識,這樣,對于各類人該盡的本分你們也明白不少。雖然這些話不是直接給你們指路,但對于你們的進入仍有很大的幫助,因為你們現在的生活太缺少异象,這將對你們的進入是極大的攔阻。你們若對這些問題總是解不開,那你們的進入也就没有動力,這樣的追求怎麽能達到盡好本分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每日神話 《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别》 選段160


起初,創造人類之後,就是以以色列人為作工的根據,整個以色列全地就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作的根據地。耶和華作的工作是以定律法來直接帶領人、牧養人,讓人能在地上正常地生活,能在地上正常地敬拜耶和華。在律法時代的神是人摸不着也看不着的神,因他只是帶領最初經撒但敗壞的人,是教導、牧養這些人,所以他説話的内容只是律例、典章與做人的常識,根本不是供應人生命的真理。他帶領的以色列民不是經撒但敗壞至深的人,他作的律法工作只是拯救工作的最初步,是最初的拯救工作,幾乎不涉及人的生命性情變化。所以,他根本没必要在最早的拯救工作開始時來穿上肉身作他在以色列的工作,這樣,他與人接觸就得需要媒介物,即需要工具來與人接觸,這樣就在受造之物中興起一些代替耶和華作工説話的人,這就有了人子與先知在人中間作工。「人子」即代表耶和華在人中間作工的人,被耶和華稱為「人子」,其意即為代表耶和華頒布律法的人,也是以色列衆百姓中的祭司,是有耶和華看顧、保守,有耶和華靈作工的祭司,是直接事奉耶和華的衆百姓中的首領。而先知則是代替耶和華專門説話給各方各族的人,也是預言耶和華工作的人。他們這些人無論是人子還是先知都是耶和華的靈親自興起的,是有耶和華作工的人,在衆百姓中他們又是直接代表耶和華的人,他們作工只是因着耶和華的興起,并不是因着聖靈親自道成的肉身而作的工。這樣,同樣是代表神作工説話,他們這些在律法時代的先知與人子并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而恩典時代與最後一步的作工恰恰相反,因着拯救人與審判人的工作都是神道成肉身親自作工,所以根本没必要再興起先知與人子來代替他作工。正因為他們作工的實質與方式在人來看根本没有實質性的區别,所以,人才把道成肉身的工作與先知、人子的工作總是混淆不清。因為道成肉身的神與先知、人子在外表看基本相同,甚至道成肉身的神比先知還正常、還實際,所以,人對這兩者根本區别不開。人只是看外表,根本不知同樣是作工,又同樣是説話,但這中間還有實質性的區别,因人的分辨力太差,簡單的問題都辨别不清,對這樣複雜的問題更是分辨不開。這些先知與被聖靈使用的人的説話與作工都是在盡人的本分,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是人當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説話與作工是在盡職分,雖然他的外殻也是一個受造之物的外殻,但他作工并不是在盡功用,而是在盡職分。本分是針對受造之物説的,而職分則是針對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這兩者有着本質的區别,并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盡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經營,是在盡職分。所以,儘管有許多使徒是被聖靈使用的,也有許多先知是被聖靈充滿的,但他們的作工與説話僅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儘管他們的預言高過道成肉身的神所説的生命之道,甚至他們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們仍是在盡本分,而不是在盡職分。人的本分是對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達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則是與經營相關的事,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道成肉身的神無論是説話或是作工或是顯神迹,總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經營工作中的大的工作,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經營工作中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没有了神的經營,也就可以説,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職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盡職分是在經營人,而人盡本分則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是為了滿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談不上在盡職分。對于神的原有的本質即靈來説,神作工作是在經營,而對于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殻的神來説則是在盡職分,無論他作什麽工作都是在盡職分,人只有在他的經營範圍内、在他的帶領之下盡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

基督徒的經歷見證《跟上羔羊的脚踪》


主人公李忠一家四口都是基督徒,當他得知妻子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他因持守觀念想象,認為只要持守主耶穌的名,主來就能被提進天國,所以不考察神末世的審判工作,還極力反對妻子跟隨全能神,用小恩小惠拉攏兒女與他統一戰綫,攔阻妻子聚會。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偷着讀了全能神的話語《話在肉身顯現》,他被深深地震撼了……最後,李忠的攔阻計劃能否成功?他又會有怎樣的轉變呢?請看本片《跟上羔羊的脚踪》。

2020年5月28日 星期四

敬拜贊美歌曲《年少之人該有的追求》【全能神教會詩歌】



伴唱:年少人年少人年少人不該没理想,不該没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   1 滿了詭詐、滿了歧視人的目光本不是少年人該有的;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也不應該是年少之人;年少的人不該没有理想,不該没有志氣與蓬勃向上的氣質與蓬勃向上的氣質;年少之人不該對前途心灰意冷,也不該對生活失去希望,不該對未來失去信心;年少之人對自己今天選中的真理之道應該有毅力走下去,實現自己為神花費一生的願望。   2 年少人不該没有真理,也不該對虚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于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于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年少人不該是逆來順受不該是逆來順受的,但更應該有胸懷坦白而且饒恕弟兄姊妹的精神。   3 年少人不該没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着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着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而且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不可輕視。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2020年5月27日 星期三

基督徒的經歷見證《我找到了進天國的路》


  主人公從小隨父母信主,婚後與丈夫一同在教會服事。近幾年,她發現自己雖常常向主禱告認罪,但還身不由己地犯罪,守不住主的話,對丈夫都不能包容、忍耐。她想到神的話説:「你們要成為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未記11:44)神是聖潔的,非聖潔不能見主,這樣活在罪中的人能進天國嗎?為此,她很痛苦,常常向主禱告……最終,她是如何解開困惑,找到得着潔净進天國之路的呢?一起聽聽她的經歷。